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来源:汉景帝 2021-10-16 04:10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汉景帝在西汉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,他继承和发展了汉文帝的事业,与父亲一起开创了“文景之治”;到文帝、景帝时期,这一政策所带来的效益更加显现。据史书上说:京师的钱太多了,用不完以至于都生锈了;国库的粮食都装不下,只能露天堆放;社会稳定,夜晚睡觉都用不着关门。

正是因为有了“文景盛世”的物质、文化、经济基础,才使得又为儿子刘彻汉武帝汉武盛世”奠定了基础,有了抗击匈奴、开疆拓土的政治雄略和丰功伟绩,完成了从文帝到武帝的过渡。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刘恒(公元前200年一前157年)是高祖刘邦薄姬的儿子,高祖十一年(公元前196年)立其中子刘恒为代王,都晋阳(今山西太原市南),后迁中都(今山西平遥西南)。公元前180年,吕后去世,丞相陈平、太尉周劝和朱虚侯刘章等粉碎了吕氏宫廷政变,迎立代王刘恒为皇帝。窦太后死于建元六年(公元前135 年),与文帝合葬。灞陵,在灞河西岸,“就其水名,因以为陵号。”

汉文帝刘恒继位后,同样推崇黄老之术,恭俭朴素,省苛事,薄赋敛,毋夺民时,通过“无为”达到“有为”。在政治上,汉文帝重用刘邦时代的功臣,周勃、陈平、灌婴、中屠嘉等人相继被任命为相,既融洽了新旧君臣之间的关系,又保证了高层统治集团的团结一致。在对外上,轻易不动兵,采用怀柔和亲政策,妥善处理同南越和匈奴的关系,对南越王赵佗实行安抚政策,对匈奴在实行和亲政策,稳定社会局面,全力发展经济。

文帝刘恒进一步废除秦代的苛刑酷法,重视农桑。减少租税,加强边防建设,有效地阻止了匈奴对中原地区的侵犯,保卫了和平环境。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霸陵——是汉孝文帝刘恒和窦太后 西汉孝文窦皇后合葬陵寝

汉文帝在位23年,“宫室苑围、车骑服御,无所增益。”车骑服御之物都没有增添;屡次下诏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宝;平时穿戴都是用粗糙的黑丝绸做的衣服;在厚葬成风的秦汉时代,文帝要求修建灞陵用砖、瓦就可以了,不要用金银装饰,不要大兴土木来修坟,这样可以节省经费,不劳民伤财。对于一位封建皇帝来说,这些都是难得的。至于《晋书索琳传》记载,三秦人盗掘汉文帝灞陵时“多获珍宝”,这可能是他死后,其臣子违其遗嘱所为。

在中国历代帝王中,文帝是一生都注重简朴为世人称道的皇帝。司马迁在《史记•律书》中毫不掩饰地称赞说:“故百姓无内外之徭,得息肩于田亩,天下殷富,粟至十余钱,鸣鸡吠狗,烟火万里,可谓和乐者乎。”,在《史记•孝文本纪》中最后评价:“孔子言‘必世然后仁。善人之治国百年,亦可以胜残去杀’。诚哉是言!汉兴,至孝文四十有馀载,德至盛也。廪廪乡改正服封禅矣,谦让未成於今。呜呼,岂不仁哉!”。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汉景帝阳陵区出土的猪陶塑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汉景帝阳陵区出土的人陶塑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说起汉景帝刘启,其实在历史上是挺没有存在感的一位皇帝:一是前有其父与祖的传奇故事炫人眼球,一是后有其子的征伐匈奴、挺进中亚腹地的壮丽史诗。但究其实,刘启可不是想象般那样的普通。他不仅承其父之余裕,开辟了汉朝历史,也即封建史上的第一个盛世——文景之治,而且还成功削藩,为汉朝大一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刘启这个人的能耐在于,他可不是光行黄老之术,而不厉行有所作为,亦或是听凭臣下摆布,而不主动作为。这是一个被别人的光芒遮蔽了的狠角儿,他基因里的流氓血性,一点也不比其先祖少。

(一)少年杀人手段残忍

汉景帝还是太子刘启时,吴王刘濞的太子刘贤入京,两人年轻人年纪相仿,约了一起喝酒围棋。刘贤因为他爹在封国里有铸币权,手里有的是钱,打心眼里看不起朝廷里那些只会花钱不会挣钱的主儿。因此,在和刘启玩时,也没把这个真太子放在眼里,态度极其不恭敬,后来玩的玩的,两人因为棋路发生争执。

刘启正瞅着刘贤的狂劲儿没处发呢,于是就动起手来,抓起棋盘就往刘贤头上砸。不知是刘贤不禁打,还是打起来失了轻重了,结果就是刘贤一命呜呼了。如果说,棋盘能当杀人工具,愣是让谁也不信。但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巧,史书上记载的特别简洁,也正是因为简单背后往往蕴藏着不简单。

这打架的场面没有浓墨重彩,可能就是太血腥了。但至少应该是刘启火冒三丈,拿起盘子狠命砸下去,刘贤当下晕了。但刘启早就气的红了眼,再而三、三而再的猛砸刘贤的脑袋,直至口吐白沫、血溅三尺、两腿一蹬、一命上天。刘启杀人这事儿,吴王刘濞没跟汉文帝算账,而是记在心头,一直到了刘启继位,做了景帝。

(二)借诛晁错大搞削藩

刘邦在建汉之初,为了巩固中央政权,分封了大量刘姓子弟为主,渐渐这些诸侯王就形成了尾大不掉的状况,有的蠢蠢欲动,威胁着中央政权和国家的统一。到了景帝时,吴王刘濞随着自己实力的增强,再加之杀子之恨未报,反迹越来越明显。

这时候,御史大夫晁错建议削夺诸侯王的封地,收归朝廷直接统治。其实,景帝也一直在想怎么才师出有名,大刀阔斧地展开削藩。正好晁错的“削藩”建议提了出来,正中下怀。当了三年皇帝的刘启,立即显示了自己要有所作为的干劲,干脆就以诸侯王们有卖官、侵占土地等各种罪名,大张旗鼓地开始削藩。

在利益面前,亲缘转眼就变成了仇恨。吴王刘濞不仅杀了朝廷派来的二千石(郡级)以下的官员,而且以“诛晁错,清君侧”为名,联合其它六国发动叛乱。

汉景帝一方面调兵遣将,派周亚夫等36位将军迎击叛军。另一方面,问朝臣们还有什么好办法,尽管献上。袁盎向景帝献计说:“方今之计,独有斩错,发使赦吴、楚七国,复其故地,则兵可毋刃血可俱罢。”其实,景帝对自己的实力也没有多大把握,对短时间内能否平叛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数。所以,为了迅速让七国罢兵,他当即表示“不爱一人以谢天下”。于是下令,在东市腰斩晁错,诛其九族。

这个结局,对当初那么实心实意地覥着脸卖命的晁错来说,真是天降大祸。但在自己的利益面前,景帝还哪管你是否掏心置腹,是否为他着想,先把你晁错的人头祭上,接下来的布置再说。这一招,确实让人看到,刘启这人确实是不把人当人,尤其是为他卖命也不一定值得。

景帝诛了晁错,但七国根本不罢兵。无奈之下,景帝只得命令周亚夫用武力来平息叛乱。好在汉朝气势正盛,人心还在,仅仅用了三个月时间,就平定了七国之乱

于是,景帝抓住这一有利时机,着手解决王国问题,加强中央集权。一是大面积调整诸侯国设置。参加叛乱的七国,仅留楚国外,其余都被废除。留下来的诸侯国也仅领有一郡之地,势力被大大削弱。二是抑贬诸侯王的地位。“令诸侯王不得复治国”,剥夺王国的官吏任免权、盐铁铜等的收税权,仅保留其“食租税”的权利。此后,诸侯王就不再具有同中央对抗的物质条件。

(三)杀害亚夫刻薄寡恩

周亚夫本来是文帝留给景帝的一个顾命大臣,尤其是在平定“七国之乱”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后来,随着他官做的越来越大,刘启也就对他越来越不放心。更让景帝挠头的是,在一些重大问题上,周亚夫老是听不懂自己的言外之意,动辄公开唱反调。

本来废立太子这事儿,关系着帝系的根本,刘启不会不妥善安排。刘启在朝堂之上提出这个问题,就是想争取大臣们的支持,尤其是周亚夫这种手里有权、祖上有功、现在有份量的人物。当刘启和颜悦色地问到及周亚夫时,这老头儿却不买刘启的账,还以为自己就是主流声音的代表,坚决反对废长立幼,认为这是违反祖制。而且,面对朝堂之上的鸦雀无声,他表现的极其不满,甚至还有些亢奋,红着脸极力抗争,弄得刘启很没面子。

另外,刘启要分封几个匈奴王为侯,这也是人家拢络人心的一种手段。当皇帝的给谁封个官、封多大个官,那是做主子的权力。但周亚夫却坚决认为不行,还说如果匈奴反正就能当官儿,为什么不先封国内那些征战无数的将领呢?这番诘问,虽然没引起轩然大波,但也是在朝廷上公然景帝做对,无论如何是对圣躬的藐视。

这几番对着干下来,刘启对周亚夫的忠诚不得不有所怀疑了。为了试探周亚夫对自己的忠诚度,景帝特地举行了一场宫宴,而且吩咐宫人专门不给周亚夫放筷子。没想到,周亚夫一见这场面,顿时就火冒三丈,大发脾气,拂袖而去,丝毫没考虑到刘启的用意。其实,景帝就是想让他在群臣面前低个头,服个软,做出一付小心翼翼的样子,来给那些年轻的官员表个态,树个忠诚的样板。

谁知这老头儿没看出这是个局,根本就没往考验政治敏感度、忠诚度上想,结果自然是事与愿违,和景帝的距离越走越远。

自尊心被严重挫伤的景帝,总觉着周亚夫这个老东西是伺功放胆、目无皇上,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儿。于是,时刻想着赶快给老东西找个借口,做掉算了,省得将来成了儿子的后患。

恰巧这时有人告发周亚夫的儿子私自购买兵器,说是将来给周亚夫殉葬用的。汉景帝当然知道周亚夫不会造反,但没有比这更有力的由头了。

于是,汉景帝名正言顺的削去了周亚夫的职权,将其关入牢房。可怜,周亚夫为人刚正,哪受得了这腌臜气,干脆脖子一梗,绝食抗议,5天没吃东西,最后活活饿死。这种对功臣不能容忍,对威胁时刻警惕的作为,使景帝最终落了个寡恩无情,过河拆桥的名声。

(四)任用酷吏打击豪强

景帝的心计还在于其总是借力打力。为加强自己的统治,他大胆任用酷吏,把郅都宁成、周阳等有办法、有手腕的官员提拔起来,严厉镇压那些横行郡国、作奸犯科者,使那些不法豪强、官僚、外戚等人人股栗,个个惴恐,使其不法行为大大收敛,极大地便利了社会的发展。

同时,他还果断地采取措施,削弱宗族势力。在修建阳陵时,他效法汉高祖迁徙豪强以实关中的做法,把部分豪强迁至阳陵邑,使他们宗族亲党相互分离,达到了强干弱枝的目的。

这些一波接一波的重拳出击,逐渐在政治上打压了那些威胁汉朝统治的反动势力,使社会秩序稳定下来。于是,景帝就把注意力放到了发展经济上。他多次颁诏,让自耕农从土壤贫瘠的地方迁徙到土地肥沃、水源丰富的地方垦殖,还“租长陵田”给无地少地的农民。

同时,下令禁止用谷物酿酒,还禁止内郡以粟喂马,较好地保证了正常的农业生产。与此同时,他恩威并施、轻徭薄赋、与民休息,使经历了多年战争的国力得以恢复,人民身上的负担得以减轻,为以后武帝兴武装、平匈奴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这些举措,不能不说,汉景帝是个有手腕、有心计的人。

汉景帝为何建奢华陵墓和惨无人道的墓坑?勤俭徒有虚名?

汉景帝刘启陵墓,位于咸阳市秦都区张家湾机场汽车专用公路西侧。公元前126年,景帝王皇后病死,亦葬阳陵。是咸阳塬上九座西汉帝陵中最东的一座。景帝与王皇后虽然葬在同一个陵园内,但却葬于不同的墓室之中,如此一来反倒形成了两个相对独立的小陵园。陵墓东西长166.5米,南北宽155.4米,高31.6米,呈覆斗型。1990年5月,汉陵考古队在阳陵南区发现一组14行共24个俑坑的丛葬设施。现已清理的第6和第8号两坑,虽均遭盗扰,仍出土彩俑彩陶400余件,铜铁兵器、农工工具、衣饰及货币千余件。另从17号坑发掘出土木车数乘和一批随车陶兵陶俑。出土陶俑均为男性裸体,除发、须、眉、眼涂黑外,通体为橙红色彩绘。据测算,阳陵的陶俑总数可达数万个。伴随出土文物以金属器物为主,有铜簇、弩机、带钩、马衔、“半两钱”、铁矛、戟、剑,还有陶井、灶等。

阳陵陵区面积较广,由汉景帝陵园、王皇后陵园、寝庙等礼制性建筑遗址、南区陪葬坑、北区陪葬坑、北区陪葬墓、东区陪葬墓、阳陵邑遗址以及寺舍建筑遗址、刑徒墓地等组成。整个陵区是以帝陵陵园为中心的,四角拱卫,南北对称,东西相连,结构严谨,可以看出布局较为考究,充分显示了唯我独尊的皇家气派和严格的等级观念。

汉景帝陵园处在阳陵陵区西部的中间部位,平面是正方形,边长约420米。陵园四周有围墙围绕,每面围墙中间都设置有阙门,周围有4条排水渠,覆斗形的封土位于陵园中央。帝陵的地宫在封土下部,四面正中各有一条墓道,东边为主墓道,在地宫与围墙之间还分布有81个陪葬坑。

西汉棉袍对汉景帝在政治上的传统评价是“清静恭俭”:“清”,是为政少事;“静”,是安定百姓;“恭”,是善待臣民;“俭”,是节省汰用。如此一位节俭的皇帝,为何陵墓却建造得如此奢华呢?

中国西汉汉文帝、汉景帝统治时期被称为“文景之治”。他们采取了“轻徭薄赋”、“与民休息”的政策,使百姓安居乐业,经济复苏,当时的社会趋于稳定团结。汉景帝是一个以德化民、勤俭为政的皇帝,却不知他的陵园——阳陵,为何会那样的奢华气派?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汉景帝陵墓示意图,明显呈金字塔形

这个陵园是非常恢宏壮观的,可见当初建造的时候汉景帝也是煞费苦心。

礼制性建筑是指陵区内用于祭祀的建筑,有陵庙、寝殿、便殿等。这类性质的建筑遗址在阳陵陵区有两处,一处是位于汉景帝陵园东南部的“罗经石”遗址,整个遗址呈圆丘状,中部高,周围低,平面形状为正方形,主要由围墙、四面的门址、四门址旁的井、四角的曲尺形配房、门址与中心建筑之间的通道以及位于中部的中心建筑等组成。从“罗经石”遗址的位置、规模、建筑特点及出土的四神纹空心砖、玉璧、玉圭等遗物来看,一些专家认为这应该是文献记载中的阳陵陵庙——德阳宫遗址。另一处礼制性建筑遗址位于汉景帝陵园的西南部。

南区还有陪葬坑,位于汉景帝陵园东南部300米处。在此区域内分布着24个陪葬坑,由西向东排14行,行距20米。每行陪葬坑的数量都为不等,最少1个,最多6个。陪葬坑均为南北向,平面形状有长条形和“中”字形两种。陪葬坑中陪葬有大量着衣式陶俑、生产工具、兵器、车马器等珍贵文物。

汉阳陵从葬坑

北区陪葬坑是位于汉景帝陵园西北部170米处。无论是从占地面积、数量、布局,还是形状与结构都与南区陪葬坑高度一致,非常对称,北区陪葬墓是传说中的嫔妃墓葬,位于汉景帝陵园北侧,现今地面上仍有两座高大的封土堆,东西相对,2000年来犹如卫兵一般陪伴着帝陵陵园。东区陪葬墓位于帝、后陵园的东部,是景帝朝权贵们的墓葬,分布在东西长2350米,南北宽1500米,总面积约平方公里的范围内。

陪葬墓区东西两端各有一条南北向壕沟,中部是横贯东西的司马道。司马道的南北两侧排列有数量众多的陪葬墓园,墓园之间有壕沟为界,平面多为正方形,少数为长方形。这些墓园东西成排,南北成列,呈棋盘状分布。每个墓园内有数量不等的墓葬和陪葬坑。东区陪葬墓现今大多数已经没有封土,仅有少数的大型陪葬墓仍在地面有封土屹立。墓园内已经探明的各类墓葬有5000余座。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汉景帝刘启其实算不上明君 只因有个好爹大树底下好乘凉

汉景帝阳陵的奢华

在汉景帝阳陵陵区还发现了很多建筑遗址。在汉景帝陵园西北部还发现了修陵人的墓地,面积约有8万平方米。墓地中的墓葬排列毫无次序,葬式各不相同,墓坑多呈长方形或不规则形状,都没有葬具。墓葬中的死者大多属于非正常死亡,因为他们不是身首异处,就是肢体与躯干相脱节,许多骨架上还戴着铁质刑具。个别墓中埋葬人数偏多,而且尸骨凌乱,呈现出一幅血腥的场面。

汉景帝本应是一个廉政爱民的好君王,为何他的陵园排场会如此之大?而且在他的陵园内还发现这样惨无人道的墓坑?实在是令人发指,但终究是什么原因,还需要史学家们的进一步考证才能揭开谜团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1 赵钱孙历史 All Rights Reserved. 闽ICP备20010617号-3 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或其它网友上传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